主页 > 文字笑话 >
  • 巴士严重车祸有预兆
        在你想像中,鬼会是怎样??长发披面但没有五官?还是半空飘浮的无脚人?原来,有些灵体是与常人无异的,一样会坐巴士,上了巴士一样会入‘钱’,就算与他闲谈,都未必知道他是鬼。唯一的证据,就是外人看不到有人上落站,和钱箱里折得很细的溪钱。以下巴士上的灵异故事,是由本版的忠实读者、和‘巴士迷’梁先生提供。梁先生对巴士的迷恋有点特别,他并非收藏巴士模型或老照片,而是收集有关巴士交通意外的爱好者,多年来每到有空闲的时候,他便会到不同的站头跟司机及车长交谈,从而得悉很多关于巴士机司的灵异事件,并曾预知到某些严重巴士意外的发生…… 

    前巴士迷 死后也坐车

    由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,坐巴士是其中一个途径,这点路人皆知,但原来灵界朋友也需乘坐交通公具,才可到达目的地。据巴士迷梁先生忆述,曾有一位巴士司机在闲谈中透露,他曾经接载过鬼乘客:‘他是一位夜间巴士司机,当时为晚上十一时许,他所驾驶的巴士途经美孚上桥位前时,见到约十位乘客等候上车。’ 

    鬼乘客喜欢坐上层?

    车长停车上客后,一众人等,便不约而同地走到上层去,下层却空无一人。梁先生说:‘这车长的行车路线,总站在青衣,在回总站前一个站,上层有乘客按钟下车,他便停车、开门,刚巧这时他的车后,有一辆尾随他回青衣总站的巴士。’ 

    巴士到总站后,车上乘客必须下车,而司机也要检查一趟,才可下车小息。梁先生表示,这车长还未下车时,随后的车长走上他的车子跟他说:‘你的车子是否出现故障呢?’ 

    尾随司机 看不到有人 

    但车长不明他为何这样问。原来如果车长发觉巴士出现故障,会先停车开门,以作查看。‘那你为何在总站前一个站停车开门?’‘有客落车,当然要停车啦。’车长一头雾水地回覆。

    梁先生说:‘尾随的车长续问,现时这么少生意,到了总站已无人在车内。回覆是,不是无客,在美孚站才上了多位客人。’ 

    对方惊讶地道:‘没有可能的,我车跟着你车尾好久,都看不到车内有人,怎可能会多人呢?’ 

    楼上飘腥味 还有溪钱

    这位车长半信半疑,但他可以肯定,之前上车的乘客中,有一位是巴士迷,他经常坐车当娱乐,车长曾跟他在车厢内闲谈,早前他从上层的潜望镜中,还看到那巴士迷在看照片。于是,他走到上层查车,发觉车上隐隐有一股血腥味,有点像有人把街市上的鲜鱼放在车上,车长在刚才看到巴士迷的座位旁,发现几张溪钱,这一刻,他心寒起来。‘过了一段时间,这名司机查资料时才发现,该位巴士迷,是美孚大火时的其中一位死难者。’ 

    到底,梁先生所说的鬼古,是否真有其事?或者是以讹传讹而夸大了内容?相信就只有当时人才知道,而笔者亦尝试到站头查问,但由于司机正是现任的车长,不便发表任何意见。
    查看全文»
  • 注定永远无法与你相爱
    午夜十二点,我打开了CD,听着这些日子陪我度过无数流着泪的夜晚的“太委屈”。泪水止不住的留下来。结束了......我决定就在今晚,结束一切...... 

    “鹏,这是你的邮包,你签收一下。”“好的。”一部手机,这是她送给他的,她决定把自己寄托在这里面,希望能陪他,到永远......紫色的卡片,是她最喜欢的颜色?“鹏,能把这部手机带在身边么?他能给你带来幸运,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要求。永远爱你的人,静”

    “哎,这个女孩子怎么总是长不大啊,老玩这种无聊的游戏,真是没办法。”于是他拿起着这部电话,调整好时间,带在了身上。

    这天晚上,午夜十二点,电话响了,“什么破音乐,这么难听,没有号码显示?谁啊?这么晚了?”鹏发怒道,“我看看,是啊,没有号码,你还是听听吧,没准是你同事呢?”鹏的新女朋友说道。“喂,谁啊?大半夜的”电话那边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,“鹏,我想你,听到你的声音我已经很高兴了,祝你幸福,再见。”电话挂断了。“谁啊?这么无聊,是不是你那个女朋友啊?”鹏心理当然知道,这是他的女朋友静打来的,可是他对她说,哪能啊,我就你一个嘛,可能是打错了,不管她了。顺手把手机给关了。“睡觉吧,明天还有事要做呢”他昏昏沉沉的睡着了。

    一大早,电话又响了,“喂,鹏,你听说没有,你以前的女朋友,就是静,她在前天自杀了......”“不是吧,你小子就会骗人,那个小东西,什么都不懂,还会懂得自杀?”“谁骗你了,公安局的都去人了,这是真的阿。”“前天,你确定是前天么?”脸色惨白的鹏有气无力的问道。“对对,本来昨天晚上我就听说了,太晚没有告诉你啊! ”鹏一下子呆坐在床上,一动不动的,呆在那里......

    鹏没有对任何人说半夜电话的事情,此后再也不敢带在身上了,也一直没有开机。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。一天夜晚,电话铃又响了,又是那首熟悉的太委屈。手机明明是关着的,怎么还会响啊?他颤颤巍巍的走向写字台,又是一个没有显示号码的电话。“喂,谁阿!?”听得出来,他的声音在颤抖。“呜、呜、呜,鹏,我真的很想你,可是在也见不到你了,我只能听听你的声音了。”“是你吗?静,你可别害我啊,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,可是......”他的话在也说不下去了,是内疚还是吓的,只有他自己最清楚。“不会的,我只是想你,希望没把你吓倒,要是这样的话,以后我不会再打电话来了,我不想你害怕我的。不管怎样,我还是希望你能把手机带着,他真的会给你带来好运的,相信我。呜、呜、呜”又是一阵凄凉的哭声。还没等鹏说话,电话已经挂断了。屋子里死一样的沉静,只听到挂钟滴嗒滴嗒的声音,过了好久,鹏才回过神来,看着手中的电话,还是关着的......

    鹏自打那天后,真的乖乖的把手机天天带在身上,虽然还是没有开机,但是他还是天天带着它,不理左右。一天,他赶着上班,走到路口打了辆车,刚要上车手机突然从书包里掉了出来,他捡了起来,就在这个时候,另一个人上了车,车就这样开走了。鹏心理骂着,又急忙打了另一辆车,向单位的方向开去。没走多远,看到了刚才那辆出租车,他脸色惨白的向车窗外看着,“师傅,怎么回事啊?”“哎,又是一启交通事故,怎么会这么严重啊?”司机和乘客都从车里撞了出来,玻璃碎了,人的身上脸上全都是玻璃碴,满地是血,当然,二人当场死亡......

    回到单位,惊魂未定的鹏在楼道里拼命抽着烟,后来的同事对鹏说“看到了么?路上出事了,听说的制动器突然失灵,两个人都死了”鹏无力的点了点头。他从书包里拿出来手机,居然又响了,不过这次不是电话,而是一条短信:鹏,我走了,以后不会再来看你了,我不会有来世了,注定我永远无法与你相爱,连来生再爱你的机会都没有了,但是我不后悔,希望你永远幸福,爱你的静。手机一下子掉到了地上,不到一米的高度,可是被摔了个粉碎。鹏蹲到了地上,看着电话,不禁流出来两行热泪。

    后来鹏拿着手机的碎片,找到了一个和尚,和他说明了事情的原委,和尚对他说,你的女朋友把她的精神留在了这部手机上,保护着你,你命中注定会死在这次车祸中,可她用她来生转世的机会换回了你今生的生命,她将永远不能够轮回,变成浩瀚宇宙中的一刻尘埃,也许会变成一颗小小的星星。说完后鹏哭了,这次真的是发自内心的,他在这一刻真真切切的感到了她的爱。但是已经太迟了,她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......
    查看全文»
  • 中南政法学院之公交538
   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中年女人看了看表,已经九点多了。到政法学院只有一趟538车可以搭,中年女人等了许久都没等到。

    又过了几分钟,当女人准备打的的时候,538终于出现了。这是最后一班车了。女人上了车,借着买票时开的灯光,发现在最后一排有三个人,两个男的一人一边搀着中间的一个女人,除他们三人外就只有司机和自己了。可能是跟政法只有四五站路,也可能是女人是搭夜车搭惯了,女人不觉得有什么。

    到了下一站,又有一个人拦车。车停了,上来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。灯又亮了,老头到第一排坐下,买了票,便往后面看了一眼。老头便走到女人旁边的座位坐下。

    女人看了老头一眼,这时灯熄了。

    车只开了一分多钟,只听见女人叫了一句:“干什么?”

    老头吼道:“什么?我告诉你,别找事! ”

    女人道:“是你不讲道理! ”

    老头吼道:“那我们把道理讲清楚! ”便朝着司机叫道:“师傅,停一下车! ”

    司机真停了车,老头便拉着女人要下车。女人不肯,死命拉着座位的栏杆。老头虽说看起来五十来岁老了点,力气倒蛮大,使劲一扯,便把女人拖下了车。车又开走了,女人不禁大骂道:“你这个老东西!

    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?你做这种缺德是事! ”

    老头摇头道:“我是在救你啊! ”

    女人继续骂道:“救我?让我半夜没车回家?这里连个的士也找不到!缺德! ”

    老头哼道:“哼,如果不拉你下来,你就永远到不了终点站了!

    车上最后一排那个女人是个死人,我一眼就看出来了!我是政法学院的教授,另一个职业是法医。”

    女人当然不会相信,幸好距政法学院只有两站多路,便一个人走了回去。

    当女人偶一回头的时候,发现老头不见了。女人心下好奇,但总归抵不过回家的念头,便没多管。

    第二天,女人听说了一件事。

    昨天的538次公交末班车未到站。

    下午,又有一个消息传了开来。

    在民院路终点过去的山间,发现了一辆被大火烧掉的大型客车。

    里面找到了两具尸体。据客车未烧掉的部分判断,应该是那辆没到站的538次公交。

    女人心惊胆寒,到学院去找那位教授,结果院方说,政法学院十年内没有任何兼职法医的教授。很久前曾经有个老教授干过,不过那个教授已经死了十年了。

    改编自一个曾在中南政法学院广为流传的鬼故事——也许只能算个死人的故事。
    查看全文»
  • 超恐怖的大学鬼故事
    金坤是某大学大一的学生,刚刚入学半年,所以对整个校园及有关这所学校的一些故事都非常感兴趣。加之隔壁住着的是大三的师兄,因此听到了许多有趣的故事,其中不乏一些校园鬼故事。可是他只是听听而已,从来不相信是真的。没想到这次真的轮到他见鬼了。

    金坤住在宿舍楼的6楼,是最高的一层。他们屋的斜对面就是厕所,这是金坤觉得到大学里第一件最不爽的事,因为一开门就会闻到厕所的臭味和听见有人在里面哗哗哗的声音。他的屋里住着4个人,其中他和峰的关系最好,而林这家伙就知道泡妞,刚刚开学就泡到了一个外校的女朋友,这不得不让金坤他们佩服。另外一个是宇,他的家就在本市,所以经常往家跑。

    今天是星期五,晚上当金坤抱着一摞子书从自习室出来的时候,看着漆黑的天和三三两两的回寝室的人,叹了口气:“哎,又到星期五了,真快,又是一周过去了。”回到寝室看到峰正在床上看武侠,“林和宇呢?都没回来?”“靠,还用问,宇肯定回家了。”“那林呢?”“谁知道,泡妞去了吧。”金坤也不再问了,抱着脸盆去水房了,洗完脸,金坤又回到寝室准备睡觉。

    “靠,丫的怎么这么早就熄灯?!!我还没看完呢! ”随着峰的一声鬼叫寝室里变得一片漆黑。“你要是想继续看,就到厕所去看呗,那里晚上不熄灯,哈哈,”金坤有意调侃他。“妈的,去就去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峰从床上爬起来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一个马扎,“**,那书有那么好看吗?一定是带色的吧,要不你怎么看的这么来劲。”“滚蛋,你懂个屁,这叫文学。”峰拿着马扎真的坐的厕所旁边继续看书了。寝室里就只剩下金坤一个人了。睡觉,金坤钻进被窝躺了下来,一会就睡着了。不知道睡了多久,金坤又醒了过来。寝室里和走廊都非常的静,没有一丝声音,所有的学生大概都睡觉了。他看了看峰的床,没人。这家伙,真是看着迷了,这时候还不回来睡觉。他爬起来,推开门向厕所那边走去,走廊和厕所的灯光有些刺眼,金坤眯着眼睛看到厕所里隐隐约约的有个人影,他也看不清是不是峰。金坤走到厕所门口,“峰,是你吗?怎么还不睡觉呀?”这时那个人影却静静的走到了厕所的窗户旁边,背对着金坤,金坤看不见他的样子。那人不说话也不动,似乎在欣赏厕所窗外的风景,只不过现在窗外是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“同学.....”金坤刚想再说什么,却见那人缓缓的把头转了过来,这个人绝对不是峰!!他的脸色惨白,脸上表情全无,双眼无神的看着金坤,又好象不是在看金坤,而是在看金坤身后的某个遥远的地方。“你......你是谁呀?”那人没有回答,却突然裂嘴向金坤笑了几声,“嘿......嘿嘿嘿......嘿嘿。”“你......你要......要干什么?喂......! ”还没等金坤反映过来,那人已扭头迅速的把窗户打开,然后毫不犹豫的从窗户跳了出去!在他跳出去的一刹那,金坤的耳边又响起了他那诡异的笑声。金坤吓坏了,这可是6楼呀,跳下去还有命了吗!金坤站在那里愣了一会,不过很快就意识到救人要紧。他追到窗口,探头向窗外望去,刚要扯着嗓子喊救命,可是他又憋了回去,因为他发现楼下的地上根本就没有人。不可能呀,我明明看到有人从这跳下去了!他又在窗口向下看了半天,确信下面没有人,才迷迷糊糊的回到了寝室。金坤倒在床上,他的思维已完全被刚才的怪事所占据,他怎么想也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想着想着,他就又睡着了。

    “起床了,起床了,比我睡的早还起来这么晚! ”金坤感觉有人在推他,睁眼一看是峰,天已经大亮了。金坤想了想昨晚的事,“敢情是个梦呀,妈的,跟真的似的。”“梦?什么梦?对了,昨晚你上厕所的时候向窗外看什么呢?”“什么?你......你看到我去厕所了?”“是呀,昨晚我在厕所门口看书,不知道看了多久,反正很晚了,我就看到你从寝室里出来上厕所,你走到我身边也没看我,眼睛直沟沟的看着前面,我和你说话你也不理我。我以为你还没睡醒,我就继续坐下看书。谁知道你一进厕所就大叫,我进去一看,你正在厕所窗户那里,探头向外看呢。我过去问你在干什么,你也不理我,也不看我。你看了一会,就又回寝室去了。对了,你说是个梦,什么梦呀?”金坤就给峰讲了昨晚的梦,峰也觉得这个梦很怪,不过金坤以前也经常有梦中大叫,或是说梦话什么的,所以峰觉得金坤这次“梦游”虽然有些怪,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可是金坤却有些不自然,因为梦中的事情的确太真实了。

    今天周六,没有课。金坤给峰讲完了昨晚的梦后,突然有个念头,那就是去厕所窗户下面看看。他没有和峰说,就自己来到了厕所窗外的空地上。这里很少有人来,楼上扔下来的垃圾满地都是,没有人清理,看上去很脏。旁边有一个水泥砌的长方形的花坛,里面也不知道长的是什么植物,都已经枯黄,杂乱无章的随意倒着。这时他注意到花坛的一角不知道被谁给砸碎了,这个花坛就只有三个角了,那个角已经不见了,留下来的是一个小坑。金坤走过去仔细看了看,在小坑的周围还有一圈黑色的印迹,不知道是谁扔的脏东西粘到上面了。金坤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有人在这里,只好回去了。

    回到寝室,峰已经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他一个人无聊,就跑到隔壁大三师兄的寝室里去聊天。师兄们也都出去了,就剩下一个叫岩的还没起床。金坤就坐在他的床上和他胡侃,这人的消息很灵通,而且十分爱胡侃,金坤所听到的大部分校园逸事都是这家伙告诉他的。聊着聊着,金坤就说到昨晚的梦,等金坤说完他的梦后,他突然发现岩的脸色变很难看。岩严肃的说:“你把门关上,我给你讲件事。”岩很少这么严肃,金坤忙关上门坐下来仔细听他讲。“本来这件事情校方是严禁向外透露的,我讲给你听,你不要再讲给别人了。”金坤忙点了点头表示不会告诉别人。“大约一年前,那时侯你还没有入学,你们寝室里住着一个叫王贤的人,这人性格比较内向,和别人的交流很少,大家都觉得他有些古怪。有一天王贤喝得醉熏熏的回来,躺在床上,眼睛直直的看着天花板,王贤这人行为古怪,谁也没有多留意。当天晚上,他们寝室的一个人起夜上厕所的时候,突然看见王贤站在厕所的窗口旁边,面对着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。不一会王贤扭过头来冲着他嘿嘿的笑了几声,然后就打开窗户跳了出去......后来大家才知道他处了一个社会上的女朋友,结果被那女人把他的学费和生活费全骗走了。王贤又不善沟通,把事情都憋在心里,结果越想越想不开,就发生了厕所跳楼的惨剧。而且据当时的知情者说,王贤很不走运,跳下来的时候他的头先撞到了楼下的花坛上,连花坛都被撞了一个角下来,弄得血肉模糊的......哎......挺惨的。”金坤突然明白了花坛上黑色的印迹是什么,那是王贤的脑浆!!血可以后来用水冲掉,而脑浆却很难冲掉,乃至一年后仍然可以看到其黑色的印迹!0后来警方和校方都来处理这件事,由于校方怕影响本校的名誉,所以买通警方不要向外界透漏事件的真相,只是说王贤是由于心脏病突发而死,本校知情的学生更是严禁向外界说起这件事,所以各大媒体都不知道我校去年还有学生跳楼自杀的事件。”听完整件事后,金坤首先觉得这个学校太可恶,不向外界透露真相不说,还若无其事的安排我们住进来。
    查看全文»
  • 不要太晚睡
    否则后果不堪...都是学长讲了这些令人心惊的话...夜晚的埔园,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,从三舍的厕所窗户望去,只见公超楼和卜舫济楼的阴影在稍嫌暗淡的月光下显得有些诡异,而窗外的树木此时亦不断地被吹来的凉风吹的发出悉倏的声音;若不是尿意正起,不然才懒得在大伙都已入睡后,仍来欣赏这些树廓叶影所交织成的超印像图画━━不过这不也是大自然的另一种宁静美吗?今天是新生训练的第一天,日间在益友会代班学长的“折磨”后,每一个人都已累得不成人样;晚间晚点就寝后,只见代班学长蹑手蹑脚的跑来寝室,向我们这群“嗷嗷待哺的菜鸟”(如此称呼我们,真不知他们要拿啥话儿来哺我们?)丢了一句话∶“不要太晚睡,否则后果不堪...”,初时听见以为是学长为了管教我们所放出的心战喊话,待我们连哄带骗的向学长央求下,学长才喃喃的道出这段已被学校列入“X档案”的从前往事...... 

    “你们知不知道新埔很早以前这一带都是沼泽、池塘,从前的学长、学姐们由于活动很少,且又离淡水市区很远,所以对于学校附近的每一份资源都能善加利用。或许是靠海吧,10个人间有5、6个迷上了钓鱼,每当下课后总是人手一竿地往池塘跑,这种情形学校看在眼里也不多加阻止,反正就钓钓鱼而已,不可能真的钓到美人鱼吧。而后━━大概就像今夜一样的天气吧,一位住在二舍的学生(据说是纺织科的)嫌白天人太多无法大展身手,钓不到什么鱼,便在凌晨一点些许约了一位死党趁黑摸了出去,谁知这一出去后竟然...”,话说到此只见学长用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扫了我们一眼,便阴沉沉说道∶“你们知不知道被人敲昏后全身埋入水中,而嘴中充满了泥浆,呼吸困难的痛苦?然后眼见自己的好友弃己而去,任你再如何地努力嘶喊也不理睬,这种内外交迫的感受,我死也不会瞑目...”只见学长讲到这时,手部已不禁地握拳挥舞著,此时情景让在场的每个人宛如亲身感受到那股呼吸滞行,全身四肢正于水中漫乱的挥舞而进行著死前的挣扎般的死亡乐章,最令人震憾的是学长嘴角亦流出了些不知名的黄澄液体;此时不禁往他人望去,只见每一个人眼神都像临刑前的死囚般露出了恐惧绝望的表情一样,好似学长那挥舞的双手是黑白无常上的锁楝,看到此种情况,心中顿时倒抽了一口寒气(仲夏之气怎么这么凉)....接著学长又继续用那略带寒意的口吻讲了下去∶“他们俩来到了池边后便开始钓鱼,也不知是鱼都在白天被人钓光了,亦或是都入眠了?钓了个把钟头仍然毫无动静,于是便提意乾脆两人脱了衣服跳入池中游泳去━━但也不知是谁先喊救命的,两人竟不约同时的抽筋了,在这种四下无人情况下,这是非常要命的;只知其中一人水性较佳,利用残余之力向岸边奋游而去,也就在此时,一支手宛如勾魂索般地将快游至岸边的那人的脚踝抓住,任其如何解脱总是无法挣脱,最后只好举起另一支脚朝那濒临生死边缘的另一人头部踹去,就这样的一脚踹断了最后的希望━━也踹断了他们多年的友情;最要命的是在这场死亡游戏获胜的优胜者竟然头也不回地跑去,完全置朋友的性命不顾...。隐约中可听见..救我..求.求..你之回声,然后便又像从未发生任何事一样的恢复宁静━━夜蛙依然鸣叫著,小草也低声地啜泣著━━宛如这场悲剧的谢幕礼一般。”讲到这理,学长头又不禁意的低了下去,彷佛在沉思什么,然后又抬起头来道∶“哼,老天总是有眼的,你们知不知道,那死里逃生的幸存者下场何如?哈哈,他疯了,他疯了,让他尝尝那生不如死的滋味也不为过吧!隔了几天,那位死里逃生的幸存者,某日早晨四点多起来盥洗时,盥洗室内的洗澡间竟然有人正在洗澡,起初但他并不以为然;但渐渐地从洗澡间那流出了许多黄色的泥浆水,他心中一惊,便要往门外冲,当其冲至门口时,不知怎地撞上了一个人,待其抬头定神一看,看见了一个脸上毫无器官而仅有泥浆的“人”,“它”伸出了双手挥舞著且嘴中叫著..我好.苦..救..救我..,从这一刻起他便疯了,逢人便说“放过我”、“放过我”....。后来这件事传开之后,学校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便将二舍的一楼改建成机械实习工场了。”当学长讲完了这段往事后,当我再次转头看他的眼神时,他已经恢复了日间那模样了,而嘴角的液体也不知于何时被抹去了;而其他同学方才眼中的恐惧神色亦已不在,但我心中仍在怀疑,刚才的情景难道是我眼花还是....,而且学长在最后仍好像隐藏了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仅管心中有所疑惑,但见学长的身影已渐渐没入了那深色的房门内(为何只有他的门是深色的?)...
    查看全文»
  • 半夜的敲门声
    发生在一个期末考的夜里,已经是考试的最后一天,没有人不是卯足了劲在读书,而在⒉XX寝室也是为了考试在努力!由于我们考试周的习惯是将房门锁上,顺便把门口玻璃遮上,以防无聊人仕来干扰读书,所以大部份的人也都很适相,不会来吵!到了半夜三点多,这时突然有人来拍门,本来⒉XX室的人是不想理,这个拍门的(人),但这个(人)也真有耐性,就一直拍..一直拍,直到⒈号室长受不了了,要出来大骂这拍门的(人)一顿,可是一开门..什么都没有,(唉!一定有在恶作剧!就不要让我抓到,抓到他就死定了)室长忿忿不平的想著,就把门关上了,可是一关上门,拍门声又来了,室长真的恼了..马上把门打开,就要破口大骂的时候,咦..又没有人,(又被他跑了,跑的还真快)当室长再次把门关上时,拍门声就不再出现了!隔天一起床,大家都准备好要赴考场了,当最后一个出寝室的人把房门关上时,大家都吓了一大跳,原来白色的门上都被斑斑点点的血掌印所盖满了...
    查看全文»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
更多»

搞笑趣图热门推荐